service tel
13066009665
劳动工伤
济南律师在线咨询法律咨询服务免费咨询 一对一服务
竞业限制纠纷立即咨询: 济南劳动争议律师 > 福利待遇 > 竞业限制纠纷济南律师
竞业限制纠纷管辖劳动者竞业限制义务之免除条件的认定 ——张某与D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上诉案
济南律师热线提供免费法律咨询,关于竞业限制纠纷管辖劳动者竞业限制义务之免除条件的认定 ——张某与D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上诉案 劳动者竞业限制义务并不因用人单位的违约行为而当然免除,先履行抗辩或同时履行抗辩不能作为劳动者不作为给付义务的豁免理由。即使符合法定或约定解除条件的,虽然契约双方不为解约意思表示且为对方知悉的,竞业限制协议对双方当事人依然具有拘束力。  2009年。详情建议当面咨询,律师电话:13066009665。

  劳动者竞业限制义务并不因用人单位的违约行为而当然免除,先履行抗辩或同时履行抗辩不能作为劳动者不作为给付义务的豁免理由。即使符合法定或约定解除条件的,虽然契约双方不为解约意思表示且为对方知悉的,竞业限制协议对双方当事人依然具有拘束力。

  2009年9月,张某进入D公司后在员工保密及禁止条例上签字,该条例约定:4、员工不得进行损害公司利益的各种活动。损害公司利益的各种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员工以本人名义或以某企业名义,与公司以外的任何人员进行与公司业务活动相同、相类似、相竞争的经济往来、业务合作等。该处“与公司以外的任何人员”包括公司客户及与公司具有各种合作关系的企业。5、员工不得以隐名或显名方式参股、人股任何与公司业务相同、相类似、相竞争的企业7、遵守本条例是员工入职公司的前提条件,员工在自离职后三年内也同样遵守本条例。8、在员工违反本条例而又无法确定公司损失时,则按照人民币50万元向公司赔偿损失。9、员工在离职时所应当获取的竞业禁止补偿在该员工在职期间的月工资中逐月发敢。张某与D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14年6月30日解除。D公司无证据证明在张某在职期间、或离职后有发放竞业限制补偿金。张某于2014年10月发起设立H公司,H公司与D公司的经营范围存在重叠,都包括网上经营窗帘布、沙发布等纺织品。两案外销售公司出具情况说明证明:其与D公司一直存在业务往来并由张某负责业务对接;自2014年10月至2015年7月,张某以H公司名义与该两家案外销售公司签订多批次布料采购合同,合同金额多达30万元左右。

  后D公司提起劳动仲裁,要求张某支付违反竞业限制违约金50万元,并要求张某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仲裁委支持了D公司的仲裁请求。张某不服该裁决,遂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张某离职后在竞业限制期间设立经营范围与D公司明显重合的H公司,已违反双方关于竞业限制的约定。现D公司主张张某支付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违约金并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于法有据,应予支持。但D公司主张的违约金金额明显畸高,张某亦对此提出异议,故一审法院依法调整为10万元。

  张某不服,上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张某主张不应支付竞业限制违约金,理由在于:(1)双方约定竞业限制补偿金应于在职期间随工资逐月发放,但D公司实际未支付该补偿金,故竞业限制协议并未生效,对张某不具约束力;(2)D公司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的义务属于在先义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7条规定,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要求,因此张某有权拒绝履行约定的竞业限制义务;(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下称《劳动司法解释四》)第8条规定,因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三个月未支付经济补偿,劳动者可以请求解除竞业限制约定的规定,并不表明请求解除竞业限制协议是劳动者维权的必经程序或义务。张某违反竞业限制义务时D公司已逾期3个月以上未支付补偿金,故竞业限制协议已解除。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D公司与张某对竞业限制的约定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均具约束力。虽然张某辩称D公司未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但鉴于张某并未以D公司未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为由解除竞业限制协议,故该协议仍然有效。张某表示D公司未支付竞业限制补偿的抗辩并不能否定其根据约定履行竞业限制义务。若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张某依然享有向D公司主张竞业限制补偿金的权利。虽然本案中认定的涉案金额并不高,但张某恶意明显,一审判决张某支付违反竞业限制违约金10万元并无不当。二审法院遂驳回了张某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张某以公司未及时支付补偿金作为未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抗辩理由是否成立。具体而言存在两个问题:

  竞业限制协议的生效是否以补偿金的按时支付为要件?对于这个问题的争议并非单纯理论性的探讨。在《劳动司法解释四》颁布之前,用人单位未按时支付补偿金的,各地法院对竞业限制协议效力的态度并不一致。上海高院《关于适用〈劳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3条秉持的基本原则与《#动司法解释四》规定是相一致的,也即应当首先确认竞业限制协议的有效性,基于此项前提对竞业限制协议未明确的相关问题进行处理。但不少地方高院明确规定以用人单位支付补偿金作为竞业限制协议的生效要件。

  我们认为将支付补偿金作为竞业限制协议生效要件的观点是不准确的,对于合同的成立生效时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下称《合同法》)第44条有作一般性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合同法》第32条又明确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因此,合同一般于签章完成时成立,并于成立时生效。本案中的竞业限制协议显然不属于《合同法》第44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合同,也未对合同的生效条件或生效期限作出特别约定。因此,D公司主张竟业限制协议尚未生效的观点缺乏依据,本案中D公司未按时支付补偿金并不妨碍竞业限制协议的成立生效。

  本案中双方约定D公司应于其在职期间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但D公司未按时支付、也未在张某离职后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期间支付补偿金,因此张某主张其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是基于先履行抗辩权或同时履行抗辩权。那么竞业限制协议中的先履行抗辩是否成立呢?

  竞业限制协议从特征来说属于典型的双务契约:劳动者负有不作为给付义务——不得从事竞业限制规定的行为;用人单位负有支付补偿金的给付义务。从表面上来看,如果用人单位未按时支付补偿金,则劳动者可基于同时履行抗辩或先履行抗辩主张不再负有不作为义务——无需再受竞业限制的束缚,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先履行抗辩权或同时履行抗辩权实为一种拒绝权。行使此抗辩权的当事人有权在对方当事人未完全给付时拒绝为合同约定的给付行为。但并非永久拒绝相对人的请求,仅能使请求权一时不能行使而已。绝大多数合同中的同时履行抗辩或先履行抗辩的行使均不存在争议,但对于继续性的不作为给付契约中则应着重注意该拒绝行为——也即将不作为给付转化为作为给付时——是否足以破坏契约上的信赖关系、是否影响契约目的的达成。竞业限制合同关系中的劳动者负有不从事竞争性业务或不人职竞争性公司的不作为给付义务,以达到保护商业秘密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这从《劳动合同法》第23、24条的规定不难看出。

  因此,竞业限制的先履行抗辩或同时履行抗辩的行权结果就是对不作为给付义务的改变——使得劳动者从事竞争性业务或人职竞争性公司。虽然从表面上看这种行为具有可逆性,劳动者放弃从事相关竞争性业务或从竞争性公司离职即可,但由于竞业限制本身所追求的保密性将会因该“给付”行为而遭受重大损害,甚至影响到竞业限制之合同目的的实现。因此,本案中在D公司未按时支付补偿金时,张某对其从事竞争性业务是基于先履行抗辩权的主张不应得到支持。

  《劳动司法解释四》第8条规定: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后,因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三个月未支付经济补偿,劳动者请求解除竞业限制约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那么,当用人单位未支付经济补偿逾期三个月以上的,劳动者是否可以径直无视竞业限制的约定,直接从事相关竞争性业务或入职竞争性公司?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合同解除权是一种形成权,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无需征得对方同意,但根据约定解除权或法定解除权主张解除合同的必须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本案中虽然张某违反竞业限制协议时D公司未支付补偿金已逾期3个月,符合《劳动司法解释四》规定的前提条件,但在协议双方均未做出解约的意思表示前,合同当然继续有效。张某依然享有向D公司主张竞业限制补偿金的权利,D公司基于依然存续的竞业限制协议要求张某支付违约金理应得到支持。